安靜的閱讀空間,分享543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6/12 2:28:43 (19 人讀取)

西洋短篇小說珍藏
008出走 亞爾伯鐸.莫拉維亞著

  艾葛麗絲當然是可以給我一點預告的,不要像這樣一走了之,這不啻是把我一下子打入地獄。我並不要求完美無疵,倘若她告訴我要怎樣的話,我想凡事總可以好好商量。可是不然,完全不然;在我們結婚以迄今天的兩年歲月堙A她一個字兒都不吐,接著便來了這一手,就在一個上午趁我不在的時候跑啦!好像一個下女找到了更好的去處不辭而別地去了。她走了;究竟是為了什麼緣故,直到事隔六個月的今天,我還是摸不著頭腦。
  那個早晨,我在住區當地的小市場買好了日常食用物品(我愛自己去買東西,我熟悉市價,我知道我要買的是什麼;我喜歡討價還價,審查貨色,比較好壞;我要明白我所吃的牛排的來路和蘋果的底蘊。)回到家來,我又跑出去採辦一碼半的預備縫在餐室窗帷上面的簾子,由於我不想過份的浪費,我跑了好幾個地方才找到合乎我所需要的材料,那是在謙遜街的......

詳情... | 912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6/8 8:09:46 (6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
020十三名罪犯 喬治.西默農 著

一 齊里烏克

  兩個對手勢均力敵、旗鼓相當。因此,檢察院的人一致認為,預審法官弗羅日定會受挫、失敗,不過,他們不會因此而不快。
  預審法官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,他坐的姿勢好像不太舒服,一個肩高,一個肩低,低著頭。
  他一如既往,黑白分明:白色的皮膚,修剪成布雷斯人樣式的一頭白髮,一件上過漿的白襯衫,一套筆挺的黑色西裝。
  他就這樣坐著過了很長時間。人們都認為是不是因為年齡的關係,在燈光照耀下,他看上去像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。
  
  我曾去過他在馬爾斯田園廣場的家,我想親眼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。從來沒有一個人像弗羅日先生那樣令我佩服,使我對自己的看法產生懷疑。
  我給他講了一個故事。他看著我的樣子可以認為是一種鼓勵。故事講完後我便等著,等著意見,等著評論,等著微笑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54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5/26 0:05:47 (36 人讀取)

奇幻小說選
009紫陽花開時 朱川湊人著

  1

  那距今已三十年了——
  我和比沙子搬到下町,是甫過櫻花盛開期的四月中旬。
  那是一棟舊時公寓的二樓,就位於都營電車的鐵軌旁。六疊大和三疊大榻榻米的房間各一間,外加一個小廚房。原本就沒多少行李,在中古家具店添購了小衣櫥和櫥櫃,再來就是從我之前的住處搬過來的書桌和書架。將它們全塞進房間的角落之後,搬家的工作就差不多告成。
  「肚子也餓了。去吃點東西吧!」
  我說,厭倦了一一將書本擺上書架。時間已是中午一點左右。
  「嗯。」
  比沙子一直專心擦拭著印有清新鈴蘭的磨砂玻璃,此時停下手中的工作,微笑說道:
  「可是我想趁天色還亮時,把房間全部打掃乾淨。看起來就要下雨了。」
  從窗裡可以眺望春日的天空,的確是籠罩著鼠灰色雲層,不過應該還不至於會下雨。只是比沙子對氣溫和濕度格外敏感,她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9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5/6 11:59:19 (69 人讀取)

西洋短篇小說珍藏
003蠟淚 喬治 • 西默農著

 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案件。不過,像這一類案件,有了作案現場的平面圖,有了調查資料,通過推理和科學的偵察方法,似乎可以作出結論的。更何況,警長梅格雷離開刑事警署的時候,對案情已經瞭如指掌。
  因為出事的地點並不遠,所以他預計這次出差用不了多少時間。可實際上他卻作了一次長時間的疲憊不堪的「旅行」。他乘坐又舊又老的小火車,來到離巴黎一百多公里的韋特歐勞。這種小火車簡直是荒唐可笑,只有在埃比那勒地方印製的紀念畫片上可以見到它們。下車以後,他向周圍的人打聽,想叫一輛計程車,可人們都用驚奇的眼光看著他,以為他是在開玩笑。那麼剩下的那段路怎麼走呢?只有坐麵包師傅的小推車了。可是,他終於說服了那位開小卡車賣肉的老板,老板答應送他一趟。
  「您常去那兒嗎?」警長一邊談著他要去執行任務的村子,一邊問。
  「一星期去兩趟。多虧您『照顧』我,這不是又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67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4/29 8:38:20 (16 人讀取)

弗.福賽斯作品集
019偶像
  第一章

  那年夏天一小條麵包的價格超過了一百萬盧布。
  那年夏天莊稼連續三年歉收,第二次出現惡性通貨膨脹。
  那年夏天在俄羅斯邊遠地區已開始因鬧飢荒而餓死了人。
  那年夏天總統在豪華的轎車中突然發病,因遠離醫療中心而無法救治;一個老清潔工從辦公室偷竊了一份文件。
  在那之後,所有事情都發生了變化。
 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夏天。
  那天下午天氣很熱,簡直像在蒸籠裡一樣悶熱。汽車按了好幾聲喇叭,看門人才慌忙地跑出小屋,費力地拉開內閣大樓那扇沉重的木門。
  坐在車前面的總統警衛搖下車窗,嚴厲地訓斥了看門人幾句,黑色的大賓士六百像條鯊魚靈巧地穿過拱門駛向紅場。可憐的看門人猛然舉起手,似乎莊嚴地行了個軍禮,目送著隨後開來的第二輛俄製造的柴卡牌轎車通過門口,車裡坐著另外四名總統警衛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4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(1) 2 3 4 ... 148 »
天空之城-分享543版權所有•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(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 by share54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