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靜的閱讀空間,分享543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2/16 7:00:00 (4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
014茵夢湖 施篤姆著

  一

  在一個深秋的午後,有位穿著打扮都顯得相當體面的老先生,正緩緩地走在街道上。看樣子,他是剛散完步,正準備回家,因為他那雙鞋是灰撲撲的。
  他的鞋是有扣環的那種,這樣式早已經不流行了。他挾了一根金頭手杖,黝黑的眸子裡兀自瀲灩著青春的光采,這和他整個霜白的頭髮形成了很奇特對比。他安詳地舉目四顧,打量著眼前這座浸潤在暮靄之中的城市。
  顯然他是從外地來的。經過的路人認得他,會跟他打招呼的沒幾個,但是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會對他眉宇之間莊嚴的神氣多瞧上兩眼。
  最後,他在一幢有尖頂的大房子面前站住了腳。老先生回首凝望來時路,然後才進入穿堂。屋裡的人聽得門鈴響,便把綠色窗帘拉開一些,從一扇小窗後面露出臉來,向穿堂這邊張望。那是一張老太太的臉。老先生用枴杖跟她打個手勢。
  「還不必掌燈!」他說話帶著點南方口音。於是管家又將窗帘放下了。
  接著老先生走過寬闊的穿堂,又經過內廳。廳裡貼牆擺了好幾座大橡木櫃子,陳列著琳瑯滿目的瓷器。隨後,他從對面的另一扇門出去,進入一道小小的迴廊,有狹窄的樓梯可以通到屋子後面樓上的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177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2/9 7:00:00 (13 人讀取)

奇幻小說選
004花食 朱川湊人著  1

  到今天,我還清楚記得芙美出生那天的事。
  那時候,我在市立醫院的等候室裡,不知是在看著NHK的人偶劇還是什麼的。稍早時,我原本是一直守在分娩室外頭,只是,裡頭始終沒有動靜,而自己大概等得無聊也就放棄了吧!
  父親非常緊張,不停的在醫院大門口的煙灰桶和分娩室之間來回跑著,就像時鐘的鐘擺似的。
  「已經兩個小時了,趕快生啊!」
  「兩小時又三十分。應該就快了,快了。」
  「都三個小時過去了,真的沒問題嗎?」
  每回經過我面前,父親就會向我報告時間。不過,跟一個當時才三歲大的我發牢騷,應該也無濟於事吧!由此,可以看出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761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1/20 11:30:11 (19 人讀取)

希區考克短篇集(補)
  87該死的人

  我們四個人坐在木屋堙A圍坐在桌子四周玩撲克牌。天花板上懸掛著一盞煤油燈,壁爐堣@堆火已經燒得差不多了,仍然散發出一股熱氣,這熱氣在這寒冷的夜堿O很受歡迎的。
  木屋不精緻,只有一個房間,堶授\著四張小床,一個燒飯用的大火爐。房屋只是用來避風雨和睡覺而已,如果誰想住得舒服些的話,還有別的地方。
  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矮胖的名叫黑田的人,他是個成功的律師,深度眼鏡陪襯下,顯得很有學問,我兩天前才認識他。
  坐在我左邊的是婁貝,他很胖,兩眼有眼袋,銜著雪茄的厚嘴唇噘著。
  右邊是考爾,他的身體顯得很健壯,肌肉緊緊的,結結實實。
  在這湖邊當了二十年的導遊,做著一份比我們三人都健康的工作,這點事由他的壯健身體來證實。「該你了,南克。」黑田對我說。
  我瞄了瞄手中的牌,三個皮蛋,夠贏他們任何人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27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1/12 12:30:51 (17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(補)
013人命關天 喬治.西默農著

第一章 嚴監區十一號牢房

  不知是哪兒的鐘敲了兩下,這時候十一號囚徒正坐在他在牢房裡的鋪位上,兩隻嶙峋的大手抱著彎曲的膝頭,呆坐著好像在想什麼,約莫有一分鐘,驀地站了起來,舒展著身子,嘆了一口氣。這個犯人身材高大,模樣粗俗,腦袋特大,手臂奇長,胸都是凹陷下去的。他的面孔,除了呆鈍或者麻木不仁以外,什麼表情也沒有。然而在向關閉著窺視孔的牢門走去之前,他朝著一堵牆的方向揮了一拳。
  牆那邊,也有一間和這完全相同的牢房——桑德監獄嚴監區十號牢房。在那兒跟在其他四個牢房一樣有一個死囚正等待著——或許是對他的寬赦,或許是某天夜裡,行刑隊邁著莊嚴的步子走來,把他叫醒,一句話也不說,就——
  五天以來,十號囚徒每時每刻都在呻吟著,時而用單調震耳的嗓子呼喊;時而大哭大鬧嚎叫反抗。
  十一號從不曾看見過他,對他一無所知,至多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7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1/7 19:28:55 (18 人讀取)

奇幻小說選(補)
003摩訶不思議 朱川湊人著

  1

  「世間事,真不可思議啊!」
  這是勤叔的口頭禪。
  用一百圓那麼點錢玩柏青哥,居然就贏進了大把的鈔票;賽馬時,明明看重的真命冠軍馬,最後卻跌破大家的眼鏡;不論好事、壞事,都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——勤叔常一個人唸唸有詞地說著。
  小明覺得世事果真是如此。
  的確,世間事誰也難預料。三天前還活靈活現的勤叔,誰會想到,這會兒居然躺在棺材裡,這不是不可思議是什麼?
  小明站在原木搭成的莊嚴祭壇前,眼前那張勤叔的照片有點不合時宜——照片裡的人才二十五歲。不過,羞赧中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774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(1) 2 3 4 ... 145 »
天空之城-分享543版權所有•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(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 by share54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