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靜的閱讀空間,分享543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4/6 10:09:28 (36 人讀取)

西洋短篇小說珍藏
002探長與女郎 喬治 • 西默農著

  梅格雷探長剛走進辦公室,就看到桌上有張紙條:「十七年前因偷竊被您逮捕過的『高個子女人』,要求立刻見您。」梅格雷想起,當年他去她的住所逮捕她時,她撒潑胡鬧,竟把自己的衣服脫得精光,弄得當時還是個普通警探的梅格雷手足無措,最後只好在一個同事的幫助下用被子將她裹住,扛上汽車帶回警察局。「真是個難對付的女人。」梅格雷心裡想。
  不一會兒她就來了。她身穿連衣裙,頭戴綠色草帽,嘴唇抹得紅紅的。儘管已經過去十七年,梅格雷還是一眼認出了她,她那帶著嘲諷的目光和玩世不恭的神情依然如故。「請坐,有什麼事就快說吧。」
  她慢吞吞地從手提包裡拿出一支香菸,點燃後深深地吸了一口,表情嚴肅起來:「我是為我的丈夫阿爾弗雷德來的。」
  「哦,就是那個大名鼎鼎、屢進監獄的撬竊專家?」
  「探長先生,請您不要打斷我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32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3/24 8:43:12 (48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(補)
015白馬騎士 施篤姆著

  我現在要講給你們聽的故事,是差不多在五十年以前,去我曾祖母家裡看來的。那時我曾祖父已經不在了。因為他當過參議員,所以大家都尊稱我曾祖母一聲費德生老夫人。故事就是我坐在曾祖母的太師椅旁邊,隨手抓著一本藍皮雜誌,胡翻亂翻,翻出來的。到現在我已經記不得那是一本《萊比錫地方誌》,還是叫《漢堡文萃》什麼來著,但是在我看書的當時,一個年過八十的老嫗把她輕飄飄的手放在曾孫頭上,繡花似地摩來摩去,那種感覺我可沒忘記,而且想起來就起雞皮疙瘩。曾祖母的那個年代和她本人都已經被歲月埋葬掉了。我一直想法子要把那本雜誌找出來,可就是找不到,所以假如你們有誰問我說的故事是不是真的,這我不能夠擔保;不過自從我知道了這故事以來,我記得的事情統統跟它八竿子打不著,到現在我還是忘不掉,這件事我可以打包票。
  故事發生在本世紀的三十年代,某個十月的下午——我看到的那篇故事上,那個人是這麼起頭的——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00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3/16 7:08:29 (45 人讀取)

奇幻小說選
005送終婆 朱川湊人著

  0

  讓我告訴你一些往事吧!
  約在距今四十年前,我還是個背書包上學的小女生。
  培育我成長的街市,是大阪一處叫T區的地方,距離梅田車站走路只需要十分鐘的路程。如果提到附近的天神宮,相信很多人就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地方了!
 那附近如今已是公司和大廈林立,外觀不變。不過繞到後面,頗讓人意外的,許多景物仍保持著當年的風貌。
  例如,某年冬天,我和朋友相偕跑到商店街玩,莫名其妙的鞋跟突然斷掉,害我摔跤跌斷乳齒前齒的那條柏油道路;還有夏日時玩得正起勁,突然來了一場雷陣雨,匆忙間借簷躲雨但居然在那兒給睡著了的那間寺廟。如今,專程再去探訪那街市時,它仍以昔日的風韻迎接我。
  不僅如此,以前我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53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3/2 7:00:00 (41 人讀取)

松本清張作品集
107宦海沉冤(補)

  局長有心事

  設宴的飯店就在札幌(日本北海道自治廳署的所在地)的山麓。走廊的燈光浮映出白樺的樹幹。札幌市的街燈綴滿著霓虹,鋪展在闇夜裡。白樺開始落葉了。
  亮晃晃的大廳地板前頭,坐著約莫三十七、八歲的臉色蒼白的男人。寬大的前額,尖尖的下巴,無框眼鏡後面的大眼睛,風度舉止等渾身給人他是個俊拔人物的印象。身上穿的西裝是舶來貨,從領帶至襪子都有脫俗的色彩的調和。
  這人的身旁,拘謹地端坐著四十七、八歲模樣的頭髮斑白的男人。矮個兒,似患有胃病般雙頰消瘦。身上的西裝似乎是很早以前做的。他始終低著頭,那不是在喝著酒,而似乎是錘鍊成的性格的關係。他是農林省糧食管理局總務科的事務官山田喜一郎。
  這兩人是今晚的客人。正客的左右兩邊,北海道自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74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2/23 6:40:28 (37 人讀取)

西洋短篇小說珍藏
001幽靈 喬治.西默農著

  清晨梅格雷探長接到報告,第十八區分局的洛尼翁偵探昨天半夜在于諾街遭人槍擊。洛尼翁身中兩彈,生命垂危,而凶手已逃之夭夭。
  梅格雷趕到醫院,醫生說洛尼翁失血過多,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狀態,即使能脫離危險,幾天內肯定無法開口說話。探長便來到第十八區分局打聽他近兩星期來的行蹤。同事們說他近來一直獨來獨往,行蹤詭祕,而且常常徹夜不歸。他的妻子還打電話到分局來問過。梅格雷查看了洛尼翁辦公桌上的值班記錄,半個月來上面只留著一個字:無。
  梅格雷隨後又到了發生槍擊案的于諾街,幾名警察正守在一幢五層的房子前面,地上有一灘血跡。探長進屋看到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786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(1) 2 3 4 ... 146 »
天空之城-分享543版權所有•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(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 by share54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