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2018年06月24日,星期日!會員登入 | 註冊 | 【簡体中文】 | 聯繫我們
歡迎來到 share543.com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8/6/7 2:33:19 (25 人讀取)

短篇小說珍藏
001飾物 亞爾伯鐸.莫拉維亞著

  這是鑿鑿可據的,當一夥男朋友的圈子堶採e進來一個女人時,這一夥,毫無疑問,便會分崩離析,而每一分子便會各走各的路了。那一年,我們形成了年青人的一夥,彼此間有著深切的同情,一直是聯合無間,志同道合,老在一起的。我們幾個人的生活都相當不錯,陶里開了一家汽車修理店,莫德斯帝兩兄弟是肉行經紀了,莫根蒂經營一個豬肉鋪,雷納多開了一間酒吧,而我幹著好幾份行當;那個時候我正從事橡膠業及與它相關產品的生意。雖然我們都還不到三十歲,而體重都不在一百七十磅之下;每個人都是使用刀叉的能手。在白天,我們各幹各的事;一到下午七時,我們就聚會在一起了,先是在維多里奧大街雷納多的酒吧堙A然後跑到紐奧華教堂鄰近的一處花園飯店晚餐。星期天,不消說我們是更加分不開的;不是去體育場看足球賽,就是勘察羅馬古堡,或不然在天氣炎熱時,就到奧斯蒂亞或拉底斯波里去海浴。我們一共六人,然而可以這樣說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76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8/5/27 11:08:46 (19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
014茵夢湖 施篤姆著

  一

  在一個深秋的午後,有位穿著打扮都顯得相當體面的老先生,正緩緩地走在街道上。看樣子,他是剛散完步,正準備回家,因為他那雙鞋是灰撲撲的。
  他的鞋是有扣環的那種,這樣式早已經不流行了。他挾了一根金頭手杖,黝黑的眸子裡兀自瀲灩著青春的光采,這和他整個霜白的頭髮形成了很奇特對比。他安詳地舉目四顧,打量著眼前這座浸潤在暮靄之中的城市。
  顯然他是從外地來的。經過的路人認得他,會跟他打招呼的沒幾個,但是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會對他眉宇之間莊嚴的神氣多瞧上兩眼。
  最後,他在一幢有尖頂的大房子面前站住了腳。老先生回首凝望來時路,然後才進入穿堂。屋裡的人聽得門鈴響,便把綠色窗帘拉開一些,從一扇小窗後面露出臉來,向穿堂這邊張望。那是一張老太太的臉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03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8/5/21 8:56:03 (28 人讀取)

奇幻小說選
006凍蝶 朱川湊人著

  1

  「道男,你聽過鐵橋人嗎?」
  有一天晚上,在前往大眾澡堂的路上,哥哥突然這麼問我。那是我即將上小學那年的春天。
  「鐵橋人?沒聽過。」
  「那我告訴你。」當我們走出住所的巷弄來到國道的馬路上時,哥哥繼續說道。「不是經常有人被電車輾斃嗎?有的是撞車自殺,也有的是在平交道發生交通事故——那些輾死人的電車,你知道後來都怎麼樣了?」
  「送回車庫吧!因為要接受各種檢查,不是嗎?」
  「笨!車裡還坐著幾百個人呢!哪能這麼容易就收回車庫,當然是繼續行駛。所以沾在車輪上的血跡,根本沒有時間清洗。電車的時刻表排的滿滿的,只能照常行駛。」
  到這裡,哥哥說的大致沒錯。長大後,我也聽過同樣的說法。不過,接下來他的話就讓人存疑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9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8/4/29 10:56:33 (36 人讀取)

希區考克短篇集
  87該死的人

  我們四個人坐在木屋堙A圍坐在桌子四周玩撲克牌。天花板上懸掛著一盞煤油燈,壁爐堣@堆火已經燒得差不多了,仍然散發出一股熱氣,這熱氣在這寒冷的夜堿O很受歡迎的。
  木屋不精緻,只有一個房間,堶授\著四張小床,一個燒飯用的大火爐。房屋只是用來避風雨和睡覺而已,如果誰想住得舒服些的話,還有別的地方。
  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矮胖的名叫黑田的人,他是個成功的律師,深度眼鏡陪襯下,顯得很有學問,我兩天前才認識他。
  坐在我左邊的是婁貝,他很胖,兩眼有眼袋,銜著雪茄的厚嘴唇噘著。
  右邊是考爾,他的身體顯得很健壯,肌肉緊緊的,結結實實。
  在這湖邊當了二十年的導遊,做著一份比我們三人都健康的工作,這點事由他的壯健身體來證實。「該你了,南克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62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8/4/22 0:13:45 (50 人讀取)

西洋小說珍藏
013人命關天 喬治.西默農著

第一章 嚴監區十一號牢房

  不知是哪兒的鐘敲了兩下,這時候十一號囚徒正坐在他在牢房裡的鋪位上,兩隻嶙峋的大手抱著彎曲的膝頭,呆坐著好像在想什麼,約莫有一分鐘,驀地站了起來,舒展著身子,嘆了一口氣。這個犯人身材高大,模樣粗俗,腦袋特大,手臂奇長,胸都是凹陷下去的。他的面孔,除了呆鈍或者麻木不仁以外,什麼表情也沒有。然而在向關閉著窺視孔的牢門走去之前,他朝著一堵牆的方向揮了一拳。
  牆那邊,也有一間和這完全相同的牢房——桑德監獄嚴監區十號牢房。在那兒跟在其他四個牢房一樣有一個死囚正等待著——或許是對他的寬赦,或許是某天夜裡,行刑隊邁著莊嚴的步子走來,把他叫醒,一句話也不說,就——
  五天以來,十號囚徒每時每刻都在呻吟著,時而用單調震耳的嗓子呼喊;時而大哭大鬧嚎叫反抗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36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(1) 2 3 4 ... 146 »
行動版首頁
胡奶奶烹飪節目 | 鄭組長山城推理 | 國內外推理小說收藏 | 聯繫我們 | 訂閱RSS | 網站導覽 |
Since 1998, Copyright Share543.com, 分享543版權所有,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