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靜的閱讀空間,分享543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11/16 3:00:00 (95 人讀取)

日本短篇推理
304樓梯的怪事 夏樹靜子著

  天呵,這一些想法老在腦海裡揮之不去,從早上女兒雪子差點從樓梯上滑落下來就開始了。
  我的獨生女雪子,唸小學五年級,每天早上八點鐘和我一起出門,她去上學,我到店裡工作。今天早晨她遲了一些,我在玄關穿鞋的時候,才看到她拖著滿沉重的書包,外加塞了些學生用品的手提袋,從樓梯上飛奔下來。
  不料,書包上面的鐵扣勾住了鋪在樓梯上的地毯一角,用力拉扯之際,腳底下一滑,差點倒栽蔥的跌落下來。
  「危險!」
  正在樓下拖吸塵器的女傭君枝,跟我同時叫嚷了起來。一剎那間,雪子以孩童特有的敏捷扒住了另一邊的牆壁,總算倖免了栽落,只是手提袋裡的什物散了一樓梯。
  說起來,那道樓梯還真是危險,上面鋪了條窄細的毛毯,為的是腳底下的安穩,沒想到磨舊了以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82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10/8 23:25:14 (93 人讀取)

日本短篇推理
303前途無亮 夏樹靜子著

  任誰都有過興頭頭的巴望了半天,卻又落得一場空的經驗。
  然而,淳子有時不免覺得這種經驗她比任何人都要多得多,她甚至懷疑自己命中注定如此。
  第一次是小學一年級頭一回參加遠足的早上,出了水泡未能成行,從此,一連串的不如意接踵而來;畢業典禮時代表畢業生致答詞,母親本來要參加,分享她這份榮譽的,卻不料於頭天晚上心臟病發猝死。
  剛考上女大,父親任職的那家公司宣告倒閉,倉促間,升學變成了就業。總算進入M製鐵公司工作了三年,好心的上司為她撮合了一門適當的親事,沒想到未婚夫竟於婚禮的十天前,在跨越平交道時死於車禍——。
  一連串事與願違的紀錄,簡直就是在述說著她人生的不幸。
  該說是經驗帶給她的一種可悲的習性吧,每當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856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9/2 2:21:00 (85 人讀取)

日本短篇推理
302循環線電車命案 夏樹靜子著

  今年秋天似乎來得比較晚,不過,一進入十一月,卻讓人覺得寒意襲人,有一陣秋雨一陣寒的感覺。
  尤其是今天,硬就像是一躍而下,向你預告了冬日的來臨——光吉一邊打哆嗦,一邊這樣的想著。
  佇立在鋼筋水泥柱的一旁,聆聽打在傘上的雨點聲,只覺一股刺骨的寒意,從潮濕的鞋尖爬了上來。
  光吉看看手錶,已經十二點一刻,或許是空肚子的關係,益發覺得寒冷難當。
  他的眼睛瞪在一幢建築物的大門上,裡面還不時有一些下課的學生三三兩兩的走出來,傘下縮起肩膀,用發音很不正確的英語交談著走過他的身邊。說是學生,其實只是一所英語會話學院,又是星期天上午的課,因此學生的年齡都比較大。這些人中又多是因為平日工作無法前來上課的月薪職員,光吉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  等了半天,披了件微髒的灰褐色風衣的千代子,一副楚楚可憐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20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7/29 10:20:44 (125 人讀取)

日本短篇推理
301逝者的名片 夏樹靜子著

  試片後舉行記者招待會,比預定的時間晚了,直到三點十分才結束。設在福岡市鬧區的大廈九樓會場,頓時濛起一片嘈雜的氣氛。
  依照原計劃,記者招待會後,導演林田將接受當地報社的安排,和福岡的作家們舉行對談;女主角春日洋子也要到附近的啡咖廳,出席影迷俱樂部為她舉辦的座談會。
  這時候,會場除了與傳播界有關的二十來人外,開始有其他的人進進出出。有些記者匆忙搶向外面的走廊,有的抓住導演問東問西。
  這一行人,導演、製片人、女主角洋子,外加公司宣傳部的六名職員,一早浩浩蕩蕩的搭飛機來到福岡,目的是為新片作宣傳。那是根據一位名作家的短篇小說改編的一部文藝片,許多外景是在福岡市拍攝的,因而特地把宣傳重點放在福岡。
  會場外面走廊拐角處人來人往的地方,洋子被當地S電視台業務課長中保叫住。當時,洋子在宣傳部人員的催促下,正走向電梯,預備要趕往咖啡廳的座談會場。由於行程只有一天,她身邊並沒有帶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024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9/6/24 1:24:13 (89 人讀取)

日本短篇推理
300床上的陌生人 夏樹靜子著

  「總算完事了!」圭子念頭一轉,緊繃了半天的神經陡的一鬆,癱軟的歪倒在床上。
  她從丹田底下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長氣。
  「這種事情做起來到底不簡單——」
  還真不是一個人獨力所能完成的呢。
  勝彥大概也是同樣的心情吧,茫然若失的俯視著圭子。良久,突然,他脫掉身上的毛線外套,解去纏在他脖子上面的圍巾,鬆開襯衫鈕扣——他以幾近發狂的動作,轉眼之間便除掉了上半身的衣物。
  他以只穿著褲子的模樣倒向圭子的身上。圭子呻吟了一聲,因為勝彥的門牙正碰痛了她的上嘴唇,但他依然不顧一切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710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(1) 2 3 4 ... 36 »
天空之城-分享543版權所有•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(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 by share54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