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靜的閱讀空間,分享543!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5/10/17 22:27:54 (400 人讀取)

英雄造時勢? 胡柏源 著



「甘露咖啡懦慼v座落在山城鎮新建的行政中心區旁,是兩年前開始營業的小擬],它的店面不大,裝潢也不豪華,卻因為菜色精緻、價格甚為一般而深受大眾喜愛與接受,因而它的名氣在顧客之中默默流傳並逐漸傳了開來,如今已成為不景氣中的異數,生意盈門,上門的顧客川流不息。
紫茵是聽昔日的學生巧姒說的。
那一天紫茵回到山城鎮時,已經是近中午的十一點多,是個毛毛雨斜飄的周末,她在山城車站下車,計程車司機群趨上前七嘴八舌地招徠客人,一輛深藍黑色的馬自達房車猛按喇叭驅散人群,在她面前停下來,這讓紫茵嚇了一跳,戴著的眼鏡差點掉下來,她正感到訝異時,車窗降了下來,傳來一陣女聲呼叫:
「老師,老師,快進來!」
車右邊助手座的車門隨即打開,紫茵低頭朝車廂堭獢A駕駛座上的是一張已經很久不見卻仍感到熟悉的微笑面孔。
「啊,是巧姒啊••••」
巧姒曾是紫茵的日語學生,因為紫茵搬到台北而多年不曾再見面。
「老師,快進來,下著雨呢!」
巧姒向紫茵急招手,紫茵快速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270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5/9/13 0:37:43 (408 人讀取)

一樣米養百樣人 胡柏源 著
刊載於推理雜誌282期97年停刊號



十一歲大的女童阿梅獨自在客廳看電視卡通時,忽然望見窗外一道黑影閃過,她趕緊跑近窗口朝窗外小庭院看仔細,原來是前幾天來院子堳鶣堣そT池的土水工人,這位工人她認得,她聽媽媽叫他「阿雄師」,因為他的左邊面頰靠眉毛的地方有一塊約四個十塊錢硬幣大、長著短毛的淡黑色胎痣,雄、熊同音,背地媔媽都叫他「黑面熊」,阿梅朝廚房以蓋過電視機聲量的聲音輕快地喊著:
「媽!是黑面熊來了••••」
阿梅一喊完,便回到電視機前繼續看她喜愛的卡通節目。
在廚房洗菜準備做中飯的雪蓮聽到女兒的說話,放下手上的切菜刀,雙手在擦手巾上隨便一擦拭,便走出後門,走向正彎腰伸手提起水泥板的初老男子。
「啊,阿雄師,今天是禮拜天,你還••••」
阿雄雙手抬著水泥板,站住腳和雪蓮點頭招呼著,說:
「沒什麼禮拜天啦,我擔心小孩子到這堥茠情A萬一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229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5/8/8 22:11:06 (442 人讀取)

老伯 胡柏源著
刊載於推理雜誌281期97年3月號




今天是立法委員選舉的日子。
今天的氣溫很好,是個大晴天,將有助於選民的外出投票,預估投票率將高於以往的各項選舉。
光復和玟琪夫婦起了個大早,隨即相偕外出進行每天必要的晨間一小時慢走運動,這是好友梁醫師對他倆的建議,雖然說是「建議」,每次見面時卻總是殷殷提醒,一再詢問:「你們是不是還天天運動?」不但如此,還會詳問慢走的時間及行走路線,間或在周休二日時,和他倆在路上「不期而遇」,還會邊走邊聊陪他夫婦倆慢走一段路。
今天卻絕不可能出現這樣的「不期而遇」,因為這堿O山城鎮,而梁醫師住在淡水。
回程時,他倆繞道北環路穿過早市回家,自從光復退休後,他倆大都住到淡水的兒子家,山城鎮的房子空著沒人住也不好,便租給了幾個山城大學的學生,去年因為左鄰右舍向他倆投訴說學生們隨處胡亂堆積垃圾,還常常呼朋引伴地徹夜打通宵麻將,三更半夜機車出入頻繁而吵及四鄰,因為這堿O安靜的社區,為了敦親睦鄰,光復決定收回房子,不再出租,並決定過年之後,每個月回來住上十天半個月,這次回來則是為了投票.........

詳情... | 135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5/7/4 23:45:18 (402 人讀取)

財神爺光臨 胡柏源 著
刊載於推理雜誌280期97年2月號




星期六早上九點十分
「這種事到處上演,一點兒也不新鮮,還拿來當寶似的報導••••」
菜鳥小陳氣憤不平地將報紙扔到桌上,鄭組長從聚精會神打字中忽然驚醒似的,停下敲打鍵盤的「一陽指」,轉頭茫然地望著他的伙伴,不解地問著:
「是什麼寶?」
「野狗,到處亂拉狗屎的野狗啊!」
原來是野狗,他是看到了「財神爺光臨,大獎落山城鎮」的標題,還大略看了一下報導內容,但因中獎的人不是我,與己身無關,便一點也不感動,他也看到了有關野狗的報導,卻因為不是什麼新聞便忽略過去了。
「為了這些野狗,讓我們山城鎮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985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發表人 胡柏源 於 2015/5/30 23:35:06 (428 人讀取)

池塘堛漱k屍 胡柏源 著
刊載於推理雜誌第279期97年1月號



利用周休兩日之便,秋雄開車送韻如從桃園返回山城鎮娘家探視母親。
母親雖然和她的弟弟、弟婦住到一起,最近卻老是三天兩頭的打電話要她回山城,說是很久沒看到她那兩個可愛的乖孫子,她很思念她的乖孫子。
雖然說開車從桃園經二高回山城鎮只需三個小時,秋雄卻老是以「忙」為藉口拖延著,事實上也是這樣,他在輪胎公司上班,經過一星期的忙碌之後,秋雄的一些私人待辦事項及家庭瑣事總是堆在星期六辦理。如果選在星期日回山城鎮,因為第二天要上班,便得在當天趕回桃園,加上母親往往會嘀咕太匆促、東拉西扯的捨不得放人,待回到家時總是已經三更半夜,韻如也覺得這樣太累,擔心會影響到丈夫第二天的工作,所以回一趟娘家很不容易,因此她一定要提醒秋雄作事先的安排,選在星期六回山城鎮娘家。
回望車後座躺倒在座位上睡著的兩個小男孩,韻如的心情掩不住的興奮。
韻如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,弟弟純英是家中老丑A和母親住在一起,阿彩是純英的太太,韻如的哥哥純文多年前便留學美國,畢業後在美國和第二代華裔結婚,入了美國籍,在洛衫磯定居,曾在新婚後攜妻回台一次,後來便僅以電話聯繫,前年父親病逝,他也不曾回台奔喪,因此,除非哥哥打電話回來,母親便不再理他。
她也知道母親為這事心堣@直生著悶氣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詳情... | 1493 bytes 超過 | 要發表評論嗎?

« 1 (2) 3 4 5 ... 12 »
天空之城-分享543版權所有•轉載請勿用於商業行為(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 by share543.com)